• <nav id="aem0u"></nav>
  • 揚州網 > 

    【大家說】趙德清:藏書小記

    2022年08月 12日 09:31 | 來源: 揚州晚報-揚州網 | 揚州網官方微博

    趙德清

    幼時皆家貧無書,童稚多半游戲田間地頭,或幫大人勞作,或仿電影打仗,唯我體弱多病易受欺,故喜獨處靜思。莊鄰一宿老有書,多為史傳演義,訪客可讀而不借。外祖父與之沾親帶故,偶獲書歸,藏于枕下。得聞竊喜,待其上工,一兩表親助力鉆窗入戶尋書速讀。久之,能與玩伴說書講史。一日為宿老聽聞,嗔斥誤讀一二,問及家教哂笑不已,許吾借書而讀,大喜。然多年不知藏書所在,而后課業所累無暇借讀,及至長大老者皆逝,史傳演義不知所終。

    眾云:詩書傳家久,耕讀繼世長。因幼時記憶,對家有書櫥者,尤其敬仰,有書讀是幸事,有藏書更是萬幸。十歲生日家宴三五桌,眾人皆樂,唯我悶悶不樂。何故?無書可讀,無桌放書,更無書櫥藏書。二十歲那年,已然在外教書年余,父親置辦兩個大件為我慶生,一輛自行車,一柜書櫥。自行車,是希望我能夠早出晚歸,不必住校。書櫥,自然更是希望我能夠在家安心住下,有書讀,有書藏??上М敃r年少意氣,不愿累及父母,住校既教書又讀書,一心進學求取功名,而后得緣進城入職報社,數百書刊散盡學童,一人一筆謀生立足。父親有曰:書不可不讀,但不可死讀讀死。唯有讀通讀懂社會這本大書,才是真讀書。而今想來,父母識字不多,道理亦不多,但憑這一兩句,也能傳家繼世。

    人皆有夢,我夢藏書。老家一柜書櫥,早已破舊不堪,數十書刊零散盡失。我之藏書,在于讀書,無意聚書多少,書贈有緣人,書去有緣處,未嘗不是美事一樁。是以,書來書去,不心疼。立業成家以來,生活條件漸次寬裕,書櫥也在不知不覺中增多,但與酷愛藏書者仍大有差距。我類藏書,工作用書,考試用書,文學名著,閑讀雜書,凡此四種。最最喜愛,舍不得出借的,卻是閑讀雜書。閑讀雜書,大都是我偶逛書店尋得,即便讀之不懂,卻覺頗有意思,才慷慨解囊帶回收藏。一度時期喜歡買些哲學原著,讀得腦子繞來繞去,十分好玩。有時也喜歡跟風買些名家小品,窺探名人大家如何生活。不少書買回來,略翻一二,束之高閣,心說留待往后細讀,至今已經不知往后多少時日了。不抽煙,不買酒,一有閑錢總是忍不住去買書?,F在讀書總以網絡閱讀為主,買書大都是因自身知識淺薄,彌補閱讀缺陷而為。比如,最近正讀網文《大明文魁》,幾百萬字每日追讀,其中講到不少傳統典籍。一時心癢,下單《昭明文選》《二十四史》,到貨拆封頓時傻眼:聱牙詰屈,似懂非懂,什么時候才能讀完。

    人都說我認真,其實我很懶散。不故意、不強求,待人如此,對書亦然。腹有詩意書自來,人有善意朋自聚。近年來由于開辦微信公眾號“汪迷部落”宣傳汪曾祺的緣故,有關汪曾祺的書紛沓而至。得幸汪曾祺紀念館設有汪迷值班室,自購書架存放,未久即滿。在文聯工作,各類文友贈書也多,這些大半也歸為工作用書,日積月累擠滿了辦公室書櫥,有時不免清理一二,還請諸位見諒。我之于書多是過手而讀,留之不多,存之更少,平生大抵做不了藏書家,做一個簡單的讀書人也不錯。

    作者簡介:

    高郵市文聯主席,長期從事新聞宣傳和公文寫作,近年來專注文學創作,創辦微信公眾號“汪迷部落”。


    責任編輯:煜婕

    揚州網新聞熱線:0514-87863284 揚州網廣告熱線:0514-82931211

    相關閱讀:

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來源為“揚州網”或“揚州日報”、“揚州晚報”各類新聞﹑信息和各種原創專題資料的版權,均為揚州報業集團及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經通過本網書面授權的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上述來源。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

    极品人妻美妇警花
  • <nav id="aem0u"></nav>